去读读 > 武侠修真 > 地球第一剑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计划,通!【四更求订阅】

第一百七十五章 计划,通!【四更求订阅】


小贴士: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   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
    “师姐!成了!成了!”

    正月十九,晴,武当山后小院中。

    王升满心欢喜的喊着,已是几年没有过如此激动;直接施展身法从坑坑洼洼的院前空地跑过,冲向了不远处的树林。

    正坐在树海之上静心打坐的牧绾萱睁开双眼,低头看了过去,不由笑出声。

    只见王道长高举着一把散发着宝光的长剑,身上的练功服却就跟院门前的地面一样,到处都是破洞。

    王升那满是喜悦和满足的脸上也满是焦黑,扎在身后的长发也有少许被烧焦……

    但总算,功夫不负有心人,王升鼓捣了两天半,终于炼制出了一把能入品的飞剑!

    “师姐,看!”

    王升将手中长剑一扔,长剑立刻飞到空中,而后随着王升剑指晃动不断做出一些花哨动作;随后,飞剑落回掌心悬浮,右手打了个响指,飞剑迅速融化,化作了一颗仅有十公分直径的银白色剑丸。

    牧绾萱顿时双眼放光,从树梢飘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升将剑丸递了过去,笑道:“送你的师姐,我已经得到了剑宗的同意,可以将飞剑的蕴养之法和化剑丸之法与你同享,但这是剑宗的立派根本,咱们不能对外流传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牧绾萱喜滋滋的笑了,小心的捧过这颗银白色的剑丸,捏在指尖,对着阳光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王升不由莞尔轻笑,成就感顿时满溢。

    这两天耗尽了从剑宗得到的宝材,总共炼制出了七把飞剑,这一把是王升用最为珍贵的一份材料‘最后一搏’,险之又险,但最后总归是成功了。

    看着师姐那欣喜的模样,王升顿时觉得自己这两天的功夫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王升笑道:“回屋了师姐,我教你化剑丸之法和养剑之法,不过也不用太花费心力在这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师姐痛快的答应了声,跟在王升身后,已经开始用真元包裹剑丸。

    其实蜀山御剑术最为珍贵的并非剑招,反而就是这养剑、蕴剑之术。

    御剑的剑招虽然威力有高有低,但大多可以自己摸索出来,只是花费时间长短罢了;这养剑、蕴剑之术,却是其他剑修所不明的,也是当年清风真人的‘得意’法术。

    牧绾萱对于修道之事大多一点就透,不用半个小时,已经将剑丸炼化,并可随心收入掌心之中。

    其实牧绾萱感觉最奇特的,无外乎这剑丸融入掌心之后,手掌不会有任何变化……

    此时掌握了这般法术,顿时开始反复尝试,眼中始终带着点点亮光。

    很厉害就是了。

    王升在旁注视着自己师姐,想到自己从重活而来的这些岁月。

    总觉得,老天爷上辈子为难了他十多年,这辈子对他却也不错……

    人世间最难得之事,莫过于仙道可期;

    而人世间最珍贵之事,便是与子同行。

    王升这几日练剑时,也多少拿定了心意。

    若师姐对男女之事始终不是很在意,他便如此一直与师姐相伴修行;

    若师姐那天突然‘开了窍’,心芽萌动,他穷尽心思,也不会让师姐感到半分寂寞。

    一句‘顺其自然’说起来容易,但想要不去强求,却是十分难做到。

    “师姐,我去整理下院子,这几天搞的到处都是坑洞。”

    收了礼物的牧绾萱主动请缨,“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就是了,这种粗活当然是师弟来做,”王升笑着应了声,已经挽起袖子的师姐眨眨眼,顺从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拿起扫把,王升开始打扫院落内外,他们两个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,总归不能太糟乱。

    刚扫完院内,院外还没来得及清扫,在山路之上有两道身形缓缓而来,王升赶紧放下扫把,伫立相迎。

    扫地有逐客之意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这位黑瘦道长,自是高始行,后面的那身着浅白色道袍、带着一顶帽子的,不是周应龙又是何人?

    等两人上山,王升向前与高始行见礼,口称师叔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跟周应龙说话,周应龙已是撩起道袍前摆,跪在了王升面前,直接行叩首大礼。

    “周师兄,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王升连忙向前搀扶,又担心周应龙有伤在身不敢用力。

    周应龙磕了俩头直接跳了起来,对王升一笑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句:“这是师父严令,必须要尊,我的命都是王师弟你救回来的,我欠自你这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王升笑道:“不必说这般话,那丹药是药神谷前辈给的,我已经白捡了你这两个大礼……高师叔,周师兄,进来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高始行微笑着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位武当山的剑痴道长总算从剑道之中走了出来,此时的微笑比起最初见面时的微笑少了许多僵硬,多了几分自然。

    牧绾萱自然早就知道外面有人,已是回了屋中换好了古裙、束起了云鬓,等王升三人在院内树下安坐,她端着茶水、迈着轻盈的步子向前来,给三人上了茶水,又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那把一直围绕在她身周缓缓旋转的飞剑,颇有些扎眼。

    她已然在摸索御剑之术,毕竟王升不能传她太多蜀山御剑术,师姐刚刚下定决心,要领悟出一套‘纯阳御剑大法’,也好以后跟蜀山剑宗一争雌雄……

    周应龙向前拉住王升,苦巴巴的问了句:“这御剑术不是不能外传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传给了师姐养剑之术,得了剑宗允许的,”王升笑着为高道长奉茶。

    周应龙舔舔嘴唇,瞧了眼一旁的师叔,也不敢口嗨乱说话,只能用幽怨的眼神注视着王升。

    王升问道:“你头发都剃掉了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周应龙摘下帽子,此时新长出的头发已经有一寸多长。

    但习惯了身着道袍、长发飘飘的周应龙,实在觉得这样太过别扭,也就一直戴着帽子,等头发慢慢长出来。

    周应龙挑挑眉,言道:“药神谷的医术当真厉害,我本来已经做好了今后做个丑八怪的准备,没想到他们不但治愈了我烧伤,还帮我修了修骨,师弟你看,为兄是不是变帅了那么一点?”

    王升仔细打量了一下,点点头:“应当是磨过骨的,但你模样没变,自然就是脸皮增厚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”周应龙一阵傻乐,但笑着笑着,就缓缓叹了口气,神色颇为黯然,“那几位师弟,却是救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升和高始行只得默然。

    高始行道:“应龙你安心修行,早日学好本领,修为追上来了,可亲手为他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周应龙苦笑了声,“我也想早日学好本领,但这一次受伤损了我太多元气,药神谷的前辈让我多花十年时间在筑基期,不然今后寿元耗尽,都恐怕难成金丹。”

    王升安慰道:“修道之事各有机缘,师兄你当乐观一些,你便在山中安心修行,这伙邪修,我自饶不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你突破了?”高始行眼前一亮,看着王升,“来几招?”

    王升自然求之不得,随手将自己炼制的两把飞剑从墙角招来,言道:

    “这几日我用御剑术练了几把飞剑,倒也算是法器,我留下两把备用,师叔将其他的拿去填充道藏吧,给年轻弟子也能用一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高始行手指弹了下王升炼制的飞剑,顿时察觉这些飞剑的‘与众不同’。

    其刃并不算太锋利,能看出锻造手法并不纯熟,剑身也并非光滑如镜,但这飞剑之中的灵性,却是普通宝剑难以企及。

    虽没有蜀山御剑术也无法发挥这些飞剑的真正威力,但以此练剑,倒是对感悟剑道颇有益处。

    少顷,两人在院中相对而立,两道虚丹境气息互相冲撞。

    王升一步迈出,高始行同时前冲,两道剑意铮铮而鸣!

    牧绾萱也站在屋门处观战,看了一阵之后,顿时打消了自己琢磨‘纯阳御剑术’的想法。

    师弟的剑,不知不觉已是如此高深,若是自己在阴阳之术上分了心,说不定很快就会接不下师弟的剑法。

    大师姐的威慑力还是有必要要维护一下的,不然容易被师弟欺负的说……

    一旁树下,周应龙坐在板凳上注视着这一幕,目光之中难免会有些失落,但随后嘿然一笑,却是及时调整好了心境。

    如今他或许都不曾察觉,经历了一次生死,又渐渐调整过来心态的他,已是有了不少变化……

    转眼,院中已是布满了剑影,两道身影不断交错、挪移,各自步法都是颇为精妙,能看出高始行这两年也在步法方面下了苦功。

    但两人并未太过‘用力’,过了百招之后就各自分立,回了树下交流剑道。

    这次因为武当早有明令,任何人不准前来这处小院,知道王升和牧绾萱回返武当山的,也只有少数几位道长和周应龙罢了。

    日暮迟迟时,高始行与周应龙各自提着两把飞剑,与王升和牧绾萱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高始行临行前不忘嘱咐王升,让他切莫怠慢了剑道修行,哪怕没有感悟,每日也需拿出一两个小时练习剑法,更不要对蜀山御剑术有太多依赖。

    王升自是认真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这两位离开,王升准备打坐修行时,师父那边突然来信。

    第二阶段的‘引战’计划已经得到了上面允许,调查组已经开始开会讨论整个计划和各种细节。

    王升攥了攥拳,很快就静心打坐。

    争取在调查组布置好一切时,自己能够再有所突破吧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虚丹境,哪怕只是一名剑修,没什么排山倒海的手段,这次他也要放手一搏,一定将阴阳万物宗对师姐的威胁降到最低!

    纵使大开杀戒,心患杀念,又能如何?

    战后闭关十年二十年恢复这清明心境便是。

    《地球第一剑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,请牢记网址:www.qududu.ORG
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